今天是:

感知清代司法的基层脉络

发布日期:
2016-11-03
信息来源:人民法院报 浏览次数: 字体:[ ]

  “万事胚胎,皆由州县”。

    在接触那思陆教授的《清代州县衙门审判制度》一书之前,笔者对这句话的理解还不够深刻,只是模糊地建立了中国古代行政司法合一的印象轮廓,缺乏形象而细致的真实感官。因此,在回顾自己对古代司法制度的认识经历时,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那思陆教授这本代表作,它将笔者带进一个早有耳闻却不甚了解的奇妙世界,为自己法科求学生涯补上了扎实的一课。

    笔者认为,品读一本学术专著,着眼点有三:其一学术思维,其二文字能力,其三索引文献。三者缺一不可。作为台湾法制史学界的著名学者,那思陆教授以《清代中央司法审判制度》《明代中央司法审判制度》等详述明清时期的司法审判制度的多本专著确立了其较高的学术地位。仅以这本《清代州县衙门审判制度》为例,全篇以司法人员、刑事审判制度和民事审判制度为主体架构,其中前二者又成为浓墨重彩的篇章,全面展现了清代地方基层司法的主要概况。总体而言,比较完美地体现了上述三特点的融合,让人产生了该著作严谨却又不失品读愉悦之感。

    中国法制史学界有两个重要认知,一是王权止于郡县,二是司法即是制刑。除了县令府按道台等官职系朝廷委派、属于国家法定官职调配外,官府里的衙役师爷等群体均系地方官吏到任后的聘用人员,其中真正由国家财政供养的人员所占比例极少,更多的是由时任主官利用当地税收等自行决定聘用的群体。

    《清代州县衙门审判制度》首先对清代州县衙门里四类主要的司法工作人员作了严谨的类别梳理,由官到吏到宾客共分为知县知州、幕友、胥吏和差役四类,让人读后可以基本建立起有关清代基层司法工作人员的主要印象。比如单是“幕友”一类,有清一代,自督府到州县,无不礼聘幕友,为官员佐理政务。又如胥吏虽供役于衙门却基本未由衙门支领薪俸,到清代后期几乎全依靠征收陋规费项过活。至于差役,更是由当地出身微贱之人投充,属州县衙门最底层。其既有婚配之限制,又有三代不得应试出仕之鄙薄,但一旦变身差役供职于衙门,既可免除徭役,又有陋规可索,因此也算社会底层群体赖以过活之正道。幕友、胥吏和差役三类群体虽非当时的国家公职人员,地方行政及司法审判事务却基本全部操之彼手,属于研究清代基层审判制度的关键群体。

    此书更以占据全书三分之二的篇幅详细描述了基层刑事审判制度。在相关章节中,那思陆教授将整个刑事审判程序按照程序法理论的节点划设分为“总论”“审前程序”“审理程序”“覆审程序”及“执行程序”,并顺带对涉及到中央司法机关的“秋审程序”做了介绍。篇章体例清晰明确,可以让读者从文章结构上就能对清代州县衙门的刑事审判制度产生最基本的概念。在这部分的论述中,那思陆教授专门详细介绍了不同于上诉制度的覆审制度,认为其有审慎用刑、增大救济的程序效用。

    《清代州县衙门审判制度》的另一大特色在于其深厚的文字功底和广博的征引范围。从阅读体验来看,如像本书这类偏重于知识介绍和文献梳理性质的著作极易让读者阅读时产生疲惫感。但那思陆教授行文要言不烦,语言考究,文白转换自然顺畅,既让人产生阅读历史学书籍的厚重感,又不会给人“掉书袋”的感觉。同时,该书征引文献的范围既包括《大清律例》《大清会典事例》等清代官方法律文献,又有康乾年间当时学人的代表性著作(如康熙年间黄六鸿的《福惠全书》、乾隆年间汪辉祖的《学治臆说》等),另外还参考了清代各类主要史志文献记载(如《清文献通考》《清通典》《清通志》等)。就学术著作的征引范围看,它足以成为典范,因此其由此建立的论证和观点才历经年月而不破,最终成为法制史学界的经典论著。

    该书可以为读者提供一次难得的感知清代基层司法脉络的阅读体验。作者贯穿于全书的为文治学之道值得我们仔细品味、认真借鉴。近代以来,引进西方法学研究成果体系已经成为法学界各专业的主要任务。从其后的立法及司法实践看,大规模的域外法治引介也发挥了十分重要的知识谱系构建作用。但笔者认为,越是在这样的时候就越不能缺乏对我国传统司法制度的梳理和认知,不能出现“只缘身在此山中”的视野尴尬。尤其需要我们沉下心来仔细阅读《清代州县衙门审判制度》这类专门介绍我国法制传统及承续的优秀著作,从历史的宏观中把握我国司法传统的微观,在应法治现代化要求搭建全新法学知识与司法制度体系的同时,充分把握古代中华法系的特点和曾经的光彩。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0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